一则“上海某中学要求年级排名90名后的考生直接放弃高考,转而参加春季高考或专科自主招生考”的微博,在网上引起网友哗然。

“排名90名后”的“差生”,就要签订一份“放弃高考”的承诺书,上海该中学的行为不啻为一“霸王条款”。诚然,该校在事件发生后采取了一定的“亡羊补牢”措施,表示这是高二年级组的个别行为,初衷是为了端正学生的学习态度,目前已收回承诺书并向家长学生致歉。但其所称的“由于学校从未发生过此类事件,因此校方此前对高二年级发生的承诺书一事并不知情”态度,却让人心生寒意。不知情,就可以成为要求“差生”放弃高考的理由么?以成绩论英雄境遇下的“差生”就该受歧视?这样的承诺书是何以出炉的?

即使校长真的“不知情”,那让“差生”放弃高考承诺书的出现,也折射出该校教育至少在一定范围内“唯成绩马首是瞻”的倾向来。更何况,这张承诺书的“全貌”上,除了网上展示的部分内容外,还写有“如果‘加一’学科作业不做的情况超过7次,说明本人‘加一’学科学习态度严重不满”这一条。这充分说明,从结果论该学校做法是在剥夺一部分学生的高考权利,这样很不妥。纵然,初衷是为了端正学生的学习态度,以加强对“加一”课程的重视,以及收回了承诺书,但该事件所掀起的风波却值得反思,其背后的“升学率崇拜”思维仍强劲存在。

时下,不少学校拿升学率作为考核教师的标准,有的甚至直接和教师的薪资挂钩,这样的考核体系势必导致教师在操作过程中容易歧视“差生”。而如果以素质教育角度观瞻,成绩差的学生未必能力差,天生我材必有用,真正一无是处的差生并不存在。从以往的教育实例来看,对教师的评价机制中,升学率成了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一度成为非常敏感和重要的环节。这就意味着,教师一定会将这一重要部分传递到学生身上,并有所外部反应,不仅学生压力加大,就连教师也会出现种种亚健康状态。在“考考考,学生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的导向下,“升学率崇拜”难免也会扮演成“教育绊脚石”角色。

要求“差生”放弃高考,无疑是“升学率崇拜”下的蛋。前几年,教育部就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绩效考核工作,不得把升学率作为考核指标。通知强调,不得把升学率作为唯一考核指标,要引导教师关爱每个学生,特别是学习上有困难或品行上有偏差的学生。上海某中学的做法,显然是和通知相悖的。
多年来,我们一直呼唤着教育公平,因为这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础。而教育公平更体现在教师教学公平和资源公平共享两个重要方面。在“升学率崇拜”的背景下,显然这两个方面都会受到严重干扰。

我们期待着类似歧视差生的事件越少越好,也期待着“升学率崇拜”匿迹。要知道,摈弃“升学率崇拜”,是大势所趋,更是素质教育的需求,将升学率从教师绩效中剥离出来,不仅仅是一个制度进步,更是对教师、学生、家长、学校的综合博弈结果。

2016年10月12日

给孩子买礼物,别附加条件
关注生命教育,为年轻的生命负责

上一篇

下一篇

让“差生”放弃高考何以出炉?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