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琳琳

到勐腊县时,热带雨林的特征更加明显,满街都是大王棕,到处皆是植物肆虐的痕迹,在别处挺小巧的花草到这里全生得巨大无比。我所认识的植物是芭蕉和竹子,竹子有碗口粗细,十几棵聚集在一起,并不形成竹林,东一堆,西一簇的,当地人叫它们龙竹,还有霸王竹。但这并不是热带雨林,这些都是人类种植的经济树种和经济作物。有一点不容置疑,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度空间,都曾经属于热带雨林。热带雨林的地盘在人类逐步扩张中已经被城镇、村庄、庄稼和一片片橡胶林和经济树种侵占、取代。

已经是薄暮冥冥,宿鸟归飞的时候。稍息片刻,陶永强副局长和岩言副局长,请我们一起去吃晚饭。路上我问陶副局长说:“没有来之前,我以为西双版纳到处都是热带雨林,可是来了之后发现,到处看不到原始雨林,都是人工种植的经济树种。请问要在什么地方才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原始的天然热带雨林呢?”

陶永强与曹亚康相视莞尔,陶副局长笑道:“有好多记者都这么问过我。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在没有人的时候这一片地方全是天然的热带雨林。有了人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现在想看真正原始的热带雨林,还没有被轮伐过的热带雨林,那只有到自然保护区了!”

别致玲珑的竹楼

我们乘车出城,穿过暮色顺着香蕉林和一丛丛高大的青竹,往林荫的深处走。开了车窗,让翠绿的风拂动头发,柔柔的钻进毛孔眼里,眼睛先就绿了,接着连呼吸也绿了,耳边小溪也似淌起一阵潺潺的水声。进入一片诗情画意之中,周遭全是一座座掩映在翠竹丛林以及香蕉、椰子、仙人掌之中的外形别致玲珑的傣家竹楼。

相传有一位叫帕雅桑目蒂的勇敢善良的青年,他见到雨水顺着密密的狗毛往下流,受到启发,建造了一个坡形的窝棚。后来孔雀飞来,不停向他展翅示意,让他把屋脊建成人字型,随后又以高脚独立的姿势向帕雅桑目蒂示意,让他把房屋建成上下两层的高脚房子。帕雅桑目蒂依照凤凰的指点终于为傣家人建成了美丽的竹楼。

路旁时而有傣家的竹楼,竹楼是杆栏式建筑,一层不住人,全是支撑的柱子,堆放杂物或饲养牲畜。这种形式的建筑有防洪、防潮、防兽的作用,而有的竹楼竟然就盖在水面之上。

竹楼外围多半还有院子,院子里种着荔枝、椰子、油棕、美人蕉等。但每家傣族人的居所皆会种一种很有趣的挨刀树,也叫铁刀木,这种树叶子小小的绿绿的,枝干黑不溜秋,枝桠之上全是砍劈的痕迹,傣家人拿砍下的树枝当柴烧。据说这种树越砍越发,越砍越是枝繁叶茂,傣家人只要种几棵挨刀树,燃料就能满足,从而也保护了原始森林。

竹楼的上层为人的居所,我曾经上去参观过,有堂屋和卧室两部分,堂屋设在木梯进门的地方,比较开阔,正中央铺着竹席,是招待来客、商谈事宜的地方。许多人家都有组合家具以及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堂屋设有火塘,在火塘上架一个三角支架,用来放置锅、壶等炊具,是烧饭做菜的地方。竹围子或木板隔出来的卧室铺着竹席等东西,就是一家大小休息的地方。阳台的走廊上放着傣家人日常用的竹筒、水罐等,非常宽敞,通风条件极好。

傣家竹楼无疑是一本承载并传递傣族历史和文化信息的活色生香的书。竹楼建筑不用钉子,柱子是菱形或多边形,这样可以防蛇爬。保佑竹楼免于灾祸的竹楼顶梁大柱,垫有红布,这是傣家的“升天柱”,灵魂通过它升天,不能随意倚靠和堆放东西。傣家的卧室是个大通间,全家人都住一起,老人在里,年轻人在外,用帐子隔开,老人用黑色帐子,结了婚的用红色,未婚的用白色。客人留宿住客厅,睡觉时脚冲门,象征他终归要走。竹楼中间粗大的柱子代表男性,侧面的矮柱子则代表女性,楼脊象征凤凰尾,楼角象征鹭鸶翅膀。竹楼四周挂满了犁、耙、纺线机、织布机、鱼篓、竹箩以及他们常用的生产、生活用具和乐器,每家布置都是颇费心思的。

傣族人的生活

陶局长带我们穿过一座座傣家楼,我看见有一个披着黄色袈裟的小沙弥正在竹林中和一个面容姣好的傣家小卜哨说话。这大约就是云南十八怪里的“小和尚也能谈恋爱”了吧。这是受小乘佛教的影响,傣家男子从小都要到寺庙出家,就类似于上学接受教育。

进入寨子后边一个竹子搭建的小亭子,亭子中间是一张低矮的竹藤编织的小桌,大家围着小桌四周,半蹲半坐在同样是竹藤编织的小矮凳上。亭子掩映在一片竹林中,下边是一个小小的草塘,对面是淌着水声的宽阔的南腊河。银白色的河水从那烟雾迷茫的丛山大岭中弯弯曲曲地流出来,绕过绿树掩映的傣家村寨蜿蜒而去。

我看见河边有几个傣家女在洗衣衫,还有两个正轻轻提起筒裙一角走向河里的姑娘。两个姑娘一边走,一边不断的提高筒裙,让筒裙始终高出水面一点,等走到水深处,突然猝不及防的很麻利地把身子往水下面一蹲,蝉蜕般把筒裙从身上褪了下来,挽成一团系在头上,然后十分悠然自得地在那清澈的河水中游来游去。

遗憾的是这只是一种听说和假想的诗情画意,可恼的是我们看到了另一幅景象。南腊河里有一个妇女将筒裙顶在头上,将自己整个儿泡在水里,一动不动。我兴奋的说:“哇,是小卜哨在洗澡啊!”

陶永强副局长不说话,只是讪笑,岩言副局长也不说话,脸上却多了些不好意思。曹主任忍俊不住,说:“那是在出恭!”

刘处长也忍不住跟着揶揄着。我也跟着笑,可却还是有点不解,问曹主任说:“不会吧?为什么要在河里出恭?难道傣族人的吃喝拉撒都在河里?这也未免太不卫生了吧?河水难道不会被污染?”

曹主任笑着解释说:“傣族有好几种,住在河边的傣族,称之为水傣,他们认为水是最干净的。在河里出恭是一个不好的习惯,但千百年来他们都这样。河水是流动的,它有自净能力,他们认为这样做,对水好,鱼也会长的肥,草也会长的绿。这个习惯在现在的年轻人身上已经不见了,可是在年纪大一些的人的身上还保留着!”

傣家村寨的黄昏又恢复了迷人的景象,夕阳红着脸正在没入林中,晚霞映红的河面上一片花红柳绿,不时有欢快的歌声荡起。

三个花枝招展的傣家小卜哨,穿着筒裙袅袅娜娜的轮番走来,给我们端来各种地道的傣家风味饭菜。有香茅草烤鱼、香茅草包蒸鸡、炸牛皮、酸笋煮鸡、油炸青苔、腌牛筋等。香茅草烤鱼用香茅草捆在鱼身上,放在火炭上烘烤,吃起来喷香、酥脆。傣家人喜食酸味菜,著名的酸味菜肴有酸猪脚、酸笋、刺猬酸肉、酸鱼、酸味鲤鱼汤,又吃到名叫竹蛆的菜肴。陶局长否认这是竹蛆,他说这其实是竹节中的一种蛹,盐水浸透再用油炸熟,营养丰富口感酥脆。

置身远离繁华而清新淡雅的傣家村寨,大家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乡情。这三个如花似玉的小卜哨,个个美丽如水,也温柔如水。老大名叫玉旺,年纪大几岁,显得老成端庄。老二名叫玉香,年纪不过二十岁,眉眼盈盈,玉面含春,身腰婀娜,能歌善舞。老三名叫玉芳,微胖,年方十八,活泼可爱,笑靥如花,歌声甜美。

三姐妹给我们倒上苞谷烧,水一样妩媚的说着,水一样爽人的笑着,水一样纯洁的围在我们身边,端茶倒水,服务周到,有礼有节。应我们的要求,她们还扭曲曼妙的身姿跳了几个舞,舒展金嗓唱了几支歌。《美丽的西双版纳》十分写意,最传神的莫过于“水一样的傣族姑娘”一句。三个小卜哨现身说法声情并茂的演释,把这首歌唱的似黄鹂啼啭一样好听,让我为之深深的陶醉和倾倒。

泼水节

陶局长告诉我:傣族被称为水的民族。村寨都建在水边,饮水井上修有五颜六色的神塔,还镶嵌着许多小镜子。连小孩子都不让到井边玩耍。傣族创世史诗《巴塔麻嘎捧尚罗》中讲到,开天辟地的英叭天神,就是用水和别的东西创造了地球。森林形成水,水形成地,水是万物之源。孩子们在河里玩耍,人们在河边涮洗,女人们在河里洗澡,人人离不开水。

泼水节更是水的节日,泼水节的来历,有个生动的传说:很久以前,在傣族聚居地区出现一个残暴的魔王,无恶不作,到处烧杀抢劫、奸污妇女……人们受尽了他的残害,对他恨之入骨,可是谁也无法杀死他。魔王已有11个妻子,可是仍不满足,又抢来一个美丽聪明的姑娘。这个姑娘心里恨透了魔王,可表面却不露声色,装作与魔王十分要好,魔王从外面抢回来许多财宝和奴仆,她趁魔王高兴不备时试探问清了用魔王头发可以勒死魔王的秘密,于是,深夜人静,趁魔王睡着的时候,姑娘悄悄地从魔王头上拔下了一根头发,勒住魔王的脖子。顷刻间,魔王的头便掉下来滚到了地下。

但是,魔王的头滚到哪里,哪里就发生灾难,抛到河里,河水就泛滥成灾;埋在地下,到处臭气冲天,只有魔王的妻子抱着魔王的头才会平安无事。为免除灾难,姑娘们便轮流抱着魔王的头,一人抱一天。天上一天,等于地上一年。每年到了姑娘们轮换的日子,即清明节后第七天,傣族人民便要满怀着对姑娘们敬佩的心情,给姑娘们泼一次清水,去除污秽,以求吉祥安康、幸福久长。泼水节就这样流传下来了。

其实,泼水节被称为傣族的新年,它起源于印度,曾经是婆罗门教的一种宗教仪式,其后为佛教所吸收,经缅甸传入云南傣族地区。

距今约700年,随着佛教在傣族地区影响的增大,泼水节的习俗也日益广泛。盛装打扮的男女老少抬着供品到佛寺里赕拜,先在沙塔和供品前滴水,为全家祝福。姑娘们将清水倒进用香木做成的龙身之中,香水便从龙口中流到佛像身上,为佛洗尘。用洗过佛的水清洗人们的眼睛,以祈求佛的保佑。老人们用手或树枝洒水以示彼此洗尘,互相祝福。年轻人先为老人滴水祝福,然后便互相泼水嬉戏和相互祝愿。手泼、碗泼、盆泼、桶泼,边泼边歌,越泼越烈,鼓声、锣声,泼水声和“水!水!水!”的欢呼声响成一片。还举行斗鸡比赛、跳孔雀舞、掷彩绣荷包、放高升以及龙舟比赛、放孔明灯等民族娱乐活动。夜里还要在灯火的照耀下纵情歌舞,欢呼声彻夜不绝。

当泼水刚开始时,彬彬有礼的傣家姑娘一边说着祝福的话语,一边用竹叶、树枝蘸着盆里的水向对方洒过去。“水花放,傣家狂”,到了高潮,人们用铜钵、脸盆,甚至水桶盛水,在大街小巷,嬉戏追逐,只觉得,迎面的水,背后的水,尽情地泼来,一个个全身湿透,但人们兴高采烈,到处充满欢声笑语。一段水的洗礼过后,人们便围成圆圈,在锣和象脚鼓的伴奏下,不分民族,不分年龄,不分职业,翩翩起舞。激动时,人们还爆发出“水、水、水”的欢呼声。有的男子边跳边饮酒,如醉如痴,通宵达旦。

亘古的箴言

岩言副局长是地道的傣族人,他的两条手臂之上,各剌有一条傣语书写成的蓝色经文,我问他上边写的是什么?他用傣语说了几句,我自然听不懂。岩言说跟汉语保佑平安吉祥如意之类是一个意思。

我问他是怎么剌上去的,岩言说是他四岁时,家里人就给他刻上了这两条经文,先拿针在上边狠扎,痛死人的,扎完后再涂上一种草蓝颜色。再用一种药水泡,泡了就不会发炎。

岩言说:“我们傣族村寨附近都有圣山,傣族经典书《土司警言》就说‘不能砍伐圣山的树木,不能在圣山建房,否则会触犯鬼魂、神灵和佛’。几乎所有的圣山都位于季雨林地带。这可以从傣族主要沿季雨林分布线居住这一事实得到解释。圣山中保存了大量当地植物区系中的特有、古老和孓遗物种。圣山中发现的有十种植物被列在中国濒危植物红皮书中的国家优先保护植物名单中。圣山中还发现有约100种药用植物和超过150种其它经济价值的植物。为数众多的有良好植被的圣山分布在整个西双版纳地区,形成农田景观中数以百计的岛屿般的原始森林群落。

岩言还说:“大象是有灵性的,它们是我们傣家人世世代代都尊崇的吉祥物,过去我们傣家人与象的关系极其和谐。近几年人象关系紧张起来,让傣族群众心里很不安。勐腊保护区一天内最多出现过八十头野象,这么多的大象,要吃多少东西?造成觅食困难,所以它们常到农户的农田、耕地里找吃的,这不仅破坏庄稼,有时还伤害家畜和村民。”

告别了曼黛罗三位水一样美丽的傣族姑娘,我们离去。皎洁的月光泻进深邃的河边密林,河面上光影斑驳。有歌声从竹楼中传出。南腊河的岸边仍有人在散步纳凉。哗哗的水声诵读着傣家人千百年来遵守并使自己的居住环境和族人如花似玉的奥妙,那是一个亘古的箴言:没有森林就没有水,没有水就没有田,没有田就没有人!

2016年10月26日

《铁木前传》:多义而敞开的半部杰作——友情失落与时代意蕴
生命的姿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傣家缄言 ——如花似玉的奥妙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