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罗朝猛

以“教育立国”著称的日本,其教育改革与发展一度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日本教育质量均衡,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测试(PISA)数学与科学素养评价中的表现受到国际教育研究人员的好评。但同时,日本教育管理体制和教育方法刻板划一与封闭,教育过于偏重知识灌输,“考试地狱”、学历至上,考试竞争低龄化,致使日本学生身心健康得不到全面发展。

“宽松教育”的前世今生

鉴于国际上对日本教育的批评与日本国内社会强烈要求实行宽松教育的呼声,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的日本教育改革,基本上是以教育的个性化、多样化、弹性化、自由化和市场化为目标,以“宽松和个性”为旗号,提出要改变学校过剩、教育过剩等教育现状,要使学校成为尊重学生个性,让学生能够自由发挥的场所。

自1990年以后,日本实施宽松教育的步伐加快。《中小学学习指导要领》要求削减学科内容和减少课时数,新设“综合学习时间”,通过精选教学内容,削减了20%至30%的教学内容。1998年的《学习指导要领》明确提出要走“宽松路线”,并在修订中删除了对各年级必修内容的规定,同时取消了对每节课时间的规定,允许学校根据学习内容、学生的实际情况等,开展以15分钟为单位课时的教学。从2002年开始,日本取消了此前实行的周六上课,全面实行了5日制。

然而,随着修订后的《学习指导要领》的实施,各种质疑与批评声不绝于耳。日本《周刊朝日》上刊登的一篇题为《东大、京大学生的“学力崩溃”》的文章,引发了日本社会对大学生学力低下的讨伐,直指“宽松教育”是问题源头。

随着日本社会舆论的不断升温,2005年,日本中央教育审议会(以下简称“中教审”)在《创造新时代的义务教育》报告中明确提出了“扎实的学力观”概念。新学力观倡导培养扎实的学力,并不是“宽松”地“灌输”,而是要让学生扎实掌握基础和基本技能,还要培养运用知识技能解决问题的能力。2008年,日本“中教审”在修订《学习指导要领》的报告中明确指出了“宽松教育”存在的政策问题。新颁布的《学习指导要领》以培养扎实的学力为目标,以科学和数学为中心增加了课时数,充实了学习内容,“综合学习时间”每周减少了一个课时。自此,日本教育又迈入了以学力为中心的时代。

过程性监控“扎实学力”质量

2005年,日本“中教审”提出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学力调查。其宗旨是,基于保障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不断提高教育质量的需求,为了切实把握各地区学生学业成就表现与学习状况,验证国家教育及教育改革政策的成效,进而发现问题,改进教育和学生学习状况。为此,日本全国学力状况调查于2007年重启,2010年的调查是继20世纪60年代实施全国学力调查之后,第一次面向全体小学六年级和初中三年级的调查。

2010年,日本文部科学省除了组织全国学力调查,还组织召开了日本学力调查的专家会议,设置了全国学力调查方法等研究的专门机构。此次会议主要对2011年以后全国学力调查的目的、对象、实施学科、调查频度等进行了研讨,公布了有关从2011年起实施的学力调查有关说明的专家中期研究报告。

据专家中期研究报告,至2020年日本要在国际学生水平测试中达到前几位国家的平均水平,低学力层比例减少,高学力层比例增加。阅读理解能力等各项能力平均得分达到现在前几位国家的平均水平,其他学科达到国际平均水平之上。

2012年,全日本学力调查在原有调查科目的基础上增加了科学调查。增加的原因,一是为了满足培养未来科学技术人才的需要;二是为了抑制学生对科学的兴趣下降;三是为了与国际学力调查接轨。

为全面深化全日本学力调查,2013年,日本“中教审”召开专门会议,就日本高中学生基础学力调查等进行了专题研讨,初步确定在全日本实施暂名为“高中学习水平测试”的学力考试。参加本次研讨会的专家们认为,为确保高中教育质量,应明确高中阶段学生学力应达到的最低标准。为此,研制与实施以测试达到度为宗旨的新测试是非常必要的。

此种高中学力考试为共通考试,它主要考查高中学生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和思考能力等。考试的结果对高中教学将起到一定的反拨作用,将有利于指导与改善高中教学,激发学生的学习欲望。考试的结果既可作为高校选拔新生所实施的“AO”入学(Admission Office)和推荐入学的主要依据,也可作为就业考试的学力证明。

与此同时,日本文部科学省和大学专业机构合作,对每年的调查结果进行深入分析,不断改进调查的内容与方法,同时与国立教育政策研究所联合,以教育委员会和学校为对象提供教育指导与专业支援,使全国学力调查成为落实扎实学力观的抓手,成为促进学校质量提升的重要途径。

新高考制度倒逼“扎实学力”

2016年3月25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关于大学入学考试改革制度的最终报告,将实施“大学入学志愿者学力评价测试”(暂名),一年数次实施,以取代现行日本大学入学的“中心考试”。

按照日本文部科学省计划,新的高考制度自2020年开始实施,2020年至2023年为新高考实施初期,将以高三学生为对象,出题形式为选择题与短文记述题,并精简考查科目,即从“中心考试”考查的单科目型走向综合型。除考查基础知识与技能外,还将着重考查学习者需具备的“思考、判断与表达能力”。

围绕新高考中出现的记述型问题,日本“高中大学衔接”系统改革会议指出,为扎实培养并评价自初中等教育贯穿至高等教育,并支撑知识与技能关键要素的“思考、判断与表达能力”,以往的选择标记型考查方式无法实现。

此外,围绕各大学自主招生选拔中实施的入学考试,改革会议强调应在全国统一的“大学入学志愿者学力评价测试”的基础上增加难度,设计出更加关注学生创造性、艺术性的记述型问题,包括作答更为开放自由的记述题以及小论文等。

按照日本学者的观点,暂名为“大学入学志愿者学力评价测试”,其实就是一种“高中大学衔接测试”。

为何要实施“高中大学衔接测试”?据分析,其主要的原因是,日本现行“中心考试”自1990年实施以来,约92%的日本高校(包含私立大学)将其作为选拔学生的手段,渐渐背离“测试学生基础学力”这一设立初衷,并暴露出以下问题:“中心考试”一年举办一次,无法全面真实地体现学生的学业水平,有“一考定终身”的嫌疑。

日本学者认为,当下日本大学入学选拔考试,基本上是以选拔合格的大学新生为宗旨,把学生的高考成绩从高到低进行排列,参考考生所提交的其它相关材料进行甄别,以确定是否达到录取的标准,这是一种典型的“集团标准型考试”。

然而,“高中大学衔接测试”是一种考查学生对高中所学科目内容理解到何种程度,即对达成情况进行把握的“目标标准型测试”。此种考试不是以甄别考生为目的,它是对照学习目标的一种绝对评价性考试,它不是选拔性测试,是对学生所学课程及教材内容掌握达到度的测试,是一种与大学学习进行衔接的考试。

针对日本高考制度的改革,早稻田大学总长镰田薰表示,高考改革既要能反映考生在高中所学习的内容,又要考查其是否已具备适应大学教育的必要能力,但不能以现行的高考形式来进行。

对于将要实施的新高考制度,在日本学界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东京都千代田区立九段中等教育学校校长高木克认为,对高中而言,最关心的是“高中大学衔接测试”与“中心考试”最大区别在哪。如果实施与“中心考试”相类似的考试,将会增加学生负担,也将会增加高中学业指导的难度。针对“高中大学衔接测试”可实施多次考试,他还担忧会影响到高中正常的教学。

2016年11月04日

多找自身原因,激发内在学习动力
德国最好的中小学是什么样子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日本教育从“宽松教育”走向“扎实学力”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