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铜胜

 

我们依然会怀念慢的时光,因为,只有在慢里,才会润泽时光的温静,才会回馈简单的快乐,才会生长纯粹的幸福。

 

总有一些东西,因为慢,才让人无比惦念。

拂去书页上的尘埃,那些仍被诵读的文字是慢的。木心写《从前慢》的心境是慢的。他慢慢地回忆那些曾经美好的时光,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在木心的记忆里,清早去赶火车,还可以悠闲地看“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那些热气透过清晨的微光,慢慢地蒸腾,慢慢地弥漫,带着潮润的温暖。悠闲而又宁静。

喜欢像“声声慢”这样的词牌名,有着浅吟低唱的细斟慢酌,那一声声的缠绵,是慢板,声韵悠扬。浅吟低唱着的,是羽扇纶巾的翩翩少年郎,他在吟咏爱情,轻唱心曲,缠绵复缠绵,那样的心境,甜蜜而温暖,像彼时的月色日光,要融化了一样。那些的叠叠韵,浓浓情,是可以声声慢度的,度尽婉约,字字珠玑落,百啭柔声,声声玉盘碎。

植物的生长是慢的。没有哪一种植物会急急地生长,希望今天萌芽,明天开花,后天结果。是人在企图改变它们,让它们无所适从。我喜欢那些循着季节种植的庄稼,喜欢生长在野地里的植物,它们不论是一茎小草,还是一株经历风雨的百年大树,都会遵循生命赋予的密码,在经风历雨中,慢慢地生长,慢慢地站立或者绵延成最自然美丽的风景。

日子是慢的。今天不会很快过去,明天也不会比今天更长。一日一日地流走,一年一年地重复,慢条斯理得有点落寞。许多东西,在慢慢的日子里打磨,打磨出岁月的包浆,沉潜着日月山川的温润。

河床上散落的卵石,是水流慢慢淘洗出来的,是阳光月色慢慢摩挲出来的,是风雨霜雪慢慢雕琢出来的,也可能是青青水草慢慢缠绕出来的,就这样,千年万年,不舍昼夜,不分四季,慢工出细活,才打磨出了卵石的圆润光滑、晶莹剔透。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徽州,是被岁月慢慢打磨成的一个人生美梦。我喜欢徽州,常找机会去,不为寻梦,只为了去看看那些老房子,像去看自己一个相识相知多年的老朋友。我相信,那些老房子是有故事和生命的,它们见证过人间的悲欢离合,经历过自然的风风雨雨,有着灵性和智慧,如一位和蔼好客的谦谦长者。

徽州人说“千金门头四两屋”,在徽州,人们把慢慢的日子雕琢得精美,放在需目光仰望的地方,于是,就有了徽州老房子的精致。彼时,善雕的工匠是被当成贵宾请进家门的,他们一住经年,甚至数年,用粗糙的手雕出的物件,构图精致繁复,被放置在门楼之上,就有了一种属于匠人的荣耀。而匠人无名,他们日琢夜磨,将心思的缜密,祝福的虔诚,时光的曼妙,甚至也将自己的喜与乐刻进了那些雕件中。年长岁久,那些雕件呈现精致和温润的岁月包浆,抚摸和灼痛了仰望和欣赏的目光,像是匠人的一句叮咛、一声长叹,穿透重重帷幕在慢慢回响。

彼时的思念是慢的,慢得切肤入肌,慢得唯美。“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世事不平靖,驿路一程一程,拉长了思念,心中的祝福和牵挂也慢了,随迢迢驿路,山一程水一程地盼,伴高天悬月,明一夜暗一夜地想。盼着想着,就有了喜与忧,就慢慢延伸出人世的千般妩媚,万种风情。

慢的时代已渐渐从我们身边远去。如今,一则短信,三言两语,瞬间千里。一次旅行,走马观花,来去匆匆。可我们依然会怀念慢的时光,因为,只有在慢里,才会润泽时光的温静,才会回馈简单的快乐,才会生长纯粹的幸福。


2017年02月10日

放空是一种智慧
假如人生没有磨难

上一篇

下一篇

因为慢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