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脑子很好,从小学到初中,一路的优势,一路的尖子生,中考时以初中校第一名的好成绩,考进一所重点高中实验班。但是,男孩进入高中后却优势不再,考试名次一再下降,最差的一次考了年级500多名。现在的问题是,男孩不想去上学了,让家长很着急。


  家长: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我经手的比较特殊的咨询案例。

来访者是一个男孩和陪同来访的母亲。初步沟通后了解到,男孩脑子很好,从小学到初中,一路的优势,一路的尖子生,中考时以初中校第一名的好成绩,考进一所重点高中实验班。但是,男孩进入高中后却优势不再,考试名次一再下降,最差的一次考了年级500多名。现在的问题是,男孩不想去上学了,让家长很着急。

看男孩母亲着急的心情,我们先做了单独沟通。

男孩母亲告诉我,起初孩子成绩下降,家长怪孩子不努力,就批评打压,但是并不见效果,学习状况依然不好,考试名次依然不能上升。作为家长当然很着急,就想和他谈。可是,只要家长一开口,孩子就有很多话回击家长,结果弄的亲子关系非常紧张,也没有帮孩子找回初中时的优势。而且,孩子学习状态更不好了,甚至提出想退出实验班,说就怪当初进了实验班,让自己没有了优势,没有了好名次,弄得上课听不进了,作业完不成了,知识落太多了。

让家长更头疼的是,孩子总是不能接受别人的意见,总是自己有理,总是两句话就会和人争辩起来。和家长更是这样。明明是他出了问题,却总是抱怨父母,抱怨父母这也不对,那也不对。父母简直成了他抱怨抨击的对象,只要一说话就激烈的反对,常常会把父母闹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认输才算罢了。

直到最近,家长听男孩自己说有强迫症,说经常想起初中时候一个同学欺负他的事。男孩说中考之前就有过,中考后过去了,现在又来了,让自己很头疼,抱怨家长不关心,没有及时治疗。最近又该考试了,男孩又说强迫症来了,不想去考试,不想去上学了。家长更是心急,辗转了解到我的信息,赶紧预约来访了。

沟通至此,男孩父母提出他们的困惑: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男孩:强迫症让我很痛苦怎么办?

为了具体了解情况,我与男孩进行了单独会话。

男孩开头就说:“您帮帮我,强迫症让我很痛苦怎么办?”

“强迫症?说说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我总是想起和同学的冲突。是这样的。初一的时候,一次几个男生在一起开玩笑,也怪我爱出风头,一个男生很不给面子,伸手推了我一把,说了一句很难听的话,让你显,让你显。以前,因为我的学习好,脑子聪明,一直在老师和同学中很受宠,从来没人敢这样对我不给面子。他这样,让我很受不了,很想一气之下骂他一顿,揍他一顿。但是,那是一个爱打架的男生,我没敢,就忍下了,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回来忍不住和妈妈说起过,妈妈也没有理解我的心情,就说了一句,忍下来就对了。这件事慢慢也就过去了,我心里也把忘掉了。

“但是,中考之前那段紧张复习的日子,却忽然想起了这件事。一想起来就忘不掉了,还勾起了和其他同学冲突的事儿,没完没了地想,中考后,慢慢才过去了。我也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现在的高中,又找回了优越的感觉。

“我是个对自己要求特别严格的人,特别追求完美,习惯了优越。没想到,到了高中,这些都不管用了,第一次考试就100多名,最近一次又到了500多名,太惨了,优越感离我越来越远。就这样,我的状态就不好了,中考前的这个毛病又犯了,又想起了那个男孩子。我怕想起来耽误学习,自己就和自己斗争,想方设法不让自己想。可是,越是这样,越是没完没了地想,想得我非常难受。有时候,我真想去找到那个男生,和他说说清楚,甚至总想去揍他一顿……”

说到这里,男孩明显有些激动了,满脸的怨气和怒气,两手握紧了拳头,让人感觉到内心压抑的情绪在涌动。从心理调适的角度说,此刻,不是和男孩讨论是非对错的时候,而是应该引导他把积压的消极情绪先宣泄出来。这种心理宣泄本身,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必要的心理疏导和心理调整。

于是,我把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放在男孩面前,让他想象这就是那个男生,让他尽管出出气。男孩起初不好意思,没有进入状态。经过引导,终于放开了自己,抡起了双拳猛砸抱枕,把积压已久的怨气和怒气一股脑宣泄出来,停下手后还久久的喘着粗气。慢慢地男孩平静了下来,眼角却有泪水静静地流出。

至此,不难发现男孩确有强迫症状,属于一种强迫观念。强迫症状的背后,往往是某种生活困扰或压力。就是说,当人在生活某一方面遇到困扰或压力的时候,往往会转化成某种强迫症状,来暂时逃避现实压力。一般说来,存在强迫型人格障碍的人,容易出现强迫症状。因为这样的人,以要求严格和追求完美为主要特点,一旦受到强烈刺激或持续压力,就容易导致强迫症状。男孩的情况正是这样,在强迫型人格障碍的基础上,遇到压力时就出现了强迫症状。

面对强迫症状,人们往往是控制它,压制它,不想让它出现,甚至想消灭它。可是,在心理学上有一个逆定律,人的心理活动常常是,你越是不想让它出现,它越是要出现,你越是和它斗争,它越是要表现强烈。所以,你越是想控制消灭自己的某些心态或意念,就越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上面,它反而更挥之不去了。

所以,当一人出现强迫症状的时候,最好的对策是顺其自然。也就是不去控制它,不去克服它,不去消灭它,而应顺其自然,允许它出现和存在,带着它照常去做应该做得事情。一旦没有了阻力,它反而会逐渐淡化甚至消失了。

男孩果然脑子很快,沟通了上面的意思,男孩领悟很好,表示要学着顺其自然。


咨询师:莫非就是为了挫败我吗?

至此,应该说我们的合作是不错的。正当我为初步合作感到成功,准备结束第一次咨询会话的时候,男孩却突然提出:“我觉得我的问题主要是人际关系。”

这句话仿佛给我当头一闷棍,把我打愣了。定定神我不得不提出疑问:“你不是要帮你解决强迫症问题吗?怎么到头来又跑到人际关系上去了?”

没想到,男孩似乎忽然找到了一个对手,似乎要与我展开辩论一样,当即给我连续地温情回击,坚持说就是人际关系上的麻烦,却把开头的强迫症扔到一边不提了。这样,原本打算顺利结束的第一次会话卡住了。这样的情况,在我的心理咨询案例中,说实话,真的没有遇到过,心里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

沉静片刻,我只好以时间所限,约定下次再继续讨论。

(未完待续)

编辑 赵曼


2018年01月11日

咨询港湾|患上“网络幽闭症”的孩子
给咨询师出难题的男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给咨询师出难题的男孩(上)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