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原本是西汉戴圣选编的《小戴礼记》四十九篇中的一篇。唐孔颖达奉敕撰修《礼记正义》,序定《中庸》为第三十一篇。今本《中庸》在演变过程中经过后儒的注解,夹杂了一些时人的言论,由此宋以后曾出现关于《中庸》作者说的争论。或据《中庸》第二十八章“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一句,对子思作《中庸》提出质疑,怀疑《中庸》是秦汉以后的著作。或据《中庸》里的“华岳”(《中庸》第二十六章有“载华岳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泄”)不确指哪座山,而质疑《中庸》作于子思。然而,《中庸》的主要思想观点源于子思则是没有疑问的。

子思,姓孔名伋,孔子嫡孙,战国初年人,相传受业于曾子。《史记·孔子世家》曰:“子思作《中庸》。《汉书·艺文志》著录《子思》二十三篇”。东汉郑玄在《三礼目录》中说“孔子之孙子思作之,以昭明圣祖之德也”,肯定《中庸》为子思所作。南朝梁国沈约指出,小戴《礼记》中的“《中庸》《表记》《坊记》《缁衣》,皆取《子思子》”(《隋书·音乐志》)。宋代朱熹也肯定《中庸》作于子思,朱熹《中庸章句》序:“中庸何为而作也?子思子忧道学之失其传而作也。”张岱年先生晚年时也认为:《中庸》的大部分是子思所著,个别章节是后人附益的。

《中庸》历代注本很多,汉代至南朝,不断有人研究《中庸》。早在西汉时代就有专门解释《中庸》的著作。《汉书·艺文志》著录有《中庸说》二篇,其后各代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著作,但影响甚微。唐以后至北宋,诸多大家都重视《中庸》。唐代韩愈注重《大学》《中庸》,揭示道统。到宋代,很多人将目光转向《中庸》。范仲淹让理学创始人之一张载读《中庸》,二程推尊、表彰《中庸》(有程颢的《中庸义》、程颐的《中庸解义》),认为其是“孔门传授的心法”,二程弟子也有关于《中庸》的著作,清代有李恭的《中庸传注》、戴震的《中庸补注》等,近代康有为也曾作《中庸注》等。但最著名的、影响最大的还是理学集大成者朱熹的《中庸章句》。

朱子大力表彰《中庸》,将《中庸》和《大学》(《礼记正义》第四十二篇))从《礼记》中单独抽出,与《论语》《孟子》合编为《四书章句集注》(后称“四书”)。从元代开始,《四书章句集注》成为各级学校的必读书,是士人求取功名的阶梯,影响深远。我们读《中庸》,不仅要读《礼记》里的《中庸》篇,还要读朱子的《中庸章句》。

《中庸》虽然只有三千五百余字,但有一个完整的结构,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程颐认为,“此篇乃孔门传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笔之于书,以授孟子。其书始言一理,中散为万事,末复为一理。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其味无穷,皆实学也。善读者玩索有得焉,则终身用之,有不能尽者矣”。朱子将其分为三十三章,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第一章至十一章,其中第一章是总纲,子思述所传孔子之意以立言,以下十章是子思引孔子的话来印证总纲。第二部分是第十二章至第二十章,其中第十二章是子思的话,阐发“道不可离”,以下八章又引孔子的话加以阐发。第三部分是第二十一章至第三十三章,其中第二十一章是孔子讲的天道、人道之意而立说,以下十二章反复推论天道、人道的思想。

(编辑 冀青艳)


2018年02月07日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
读《中庸》,致中和(二):中庸之义

上一篇

下一篇

读《中庸》,致中和(一):《中庸》其书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