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过年了

  回忆起儿时的新年

  记忆里的画面总是热闹又充满蒸屉袅袅的烟

  每天都是无比快乐的

  花花绿绿的装饰

  好看的新衣裳

  浓浓的年味儿

  十足的仪式感和满满的期待

  那些年穷的像个孙子

  但快乐的像爷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猪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贴对联;三十晚上熬一宿;正月初一上街扭一扭…


  记得,以前到了腊月十几,就要开始赶集了

  小时候年前赶大集真是人山人海的,新衣服,灯笼,糖块,鸡鸭鱼肉,水果,冻梨,冻柿子,春联,鞭炮,挂历…妈妈会买回家一张大大的挂画,一个小胖姑娘或者小胖小子抱着个大鲤鱼!

  为了更应景,弄一根树枝,上面绑上糖纸花儿,花花绿绿的特别喜庆,还要从集市上买一些假花,放在柜子上,有过年的喜庆。

  

  还记得,以前到了腊月十几,就要开始准备各种吃的了

  

  杀年猪,小时候生活条件不好,对肉的渴望尤为强烈,能吃上一大碗蘸蒜泥的瘦肉,这就是年的特权,烀一大锅肉,满屋子都是肉香,这种等待的煎熬和吃上肉的满足,只有小时候才有!


  杀年鸡,鸡、鱼、肘子、排骨是小时候过年的标准套餐,小时候吃的鸡都是小笨鸡,最有营养的鸡,皮薄发黄肉质紧实不疏松,炖出来的汤都是油黄不腻的,花了大价钱买的,小鸡炖蘑菇!

  买一堆冻鱼,年夜饭那天吃的是活鱼,什么最好的食材都留到过年的那天

  蒸一锅又一锅白白胖胖的大馒头,主食备的足足的,丰衣足食,希望明年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像是要把一年的美好愿望全都寄托在食物上…

  储备饺子也是过年前准备的年货之一,包好的饺子冻上,可以包好几个馅的,酸菜,芹菜,过年前来小孩了晚上饿了,煮点!

  冻梨,冻柿子,冰糖葫芦,冰淇淋,小时候家庭条件有限,吃新鲜的水果机会不多,冻梨、冻柿子就成了最好的美味,咬一口直流甜水还嘎嘎冰牙!

  散装糖整一盘子,来小孩了给一块,没意思了吃一块,软糖、硬糖、酥糖、脆糖都有,那时候能嚼动硬糖,吃多少糖块都吃不够…


  还记得,腊月二十四,那场怎么逃也逃不过的大扫除

  小时候过年前一定要来一场大规模的全家都出动的大扫除来迎接新的一年,扫灰尘,洗床单被罩窗帘衣服,能洗的都洗了,擦玻璃,擦天棚,每个角落都清扫一遍,这绝对是过年前最难熬的一关啦,不能出去玩,被父母抓去大扫除。


  还记得,腊月二十七八就可以放鞭炮了

  那时候的鞭炮,拆开来放,年底守着卖鞭炮的小摊儿,摔炮、大地红、串天猴、还有一种叫二踢脚,威力很大。坏坏的小男孩总是拿鞭炮往别的孩子身上扔,捂着耳朵看着鞭炮噼里啪啦的响,小时候围着鞭炮欢蹦乱跳的我们,好像就在昨天…


  还记得,腊月二十九就可以贴对联了

  毛笔字写的好的人家基本上都被包围了,这家拿着红纸来找他,那家也是,一大堆人围着这个“文化人”,看着一笔笔写出来的春联,每家每户的春联都不一样,后来都买现成的,春联也越来越好看,但少了那一股子年味儿!小时候,窗花也都是手巧的奶奶祖奶奶亲手剪的,比买的都好看!

  贴春联就少不了送财神的,不管这一张薄薄的、贼劣质的财神画值多少钱,都得买,财神都送到家了,哪能拒之门外?


  还记得,年三十那一顿,是一年中最丰盛的

  那一整天,妈妈都是围着厨房在转,烀肉,炒菜,炖鱼,酱肘子,大锅里煮着整鸡,整个房间都飘着肉味。几乎所有肉类都齐聚了,而且每样的分量都很大,记得小时候每道菜上来都要闻了又闻,急得团团转,就想吃年夜饭。

  下面这一桌满满的幸福,看哭无数人,那时的我们以为每一次过年都会更加快乐,没想到长大后的过年竟是这般滋味。可能真正在过年的永远都是孩子们吧


  还记得,大年三十晚痴痴地盼着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春节联欢晚会还不像现在这样,地位可崇高了。吃完年夜饭,一家好多口早早就拿好瓜子水果,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赵忠祥、赵本山的出现!那时候全家围坐在一起看春晚,到了12点吃饺子,听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才叫过年!


  还记得,过年可以穿盼了好久的新衣服

  除了年夜饭、压岁钱之外,穿新衣服是小时候过年最大的盼头了。那时候,一年买不了几件新衣服,全指望过年的时候了,没事就拿出来瞅瞅试试,叠的板板整整的压在枕头下都睡不着觉,想象着明天穿上新衣服的开心,睡梦中都是甜甜的微笑!


  新年第一天,爸爸妈妈看上去都慈祥了很多呢,你可以调皮放纵赛脸都不会被一顿胖揍,没事,过年嘛。只是有一个禁忌,尤其不能说“死”字,那多不吉利。


  还记得,拜年串门一定要穿大口袋的衣服

  过年嘴一定要甜,因为不仅能得到好吃的,还能得到平时不敢想的金额的压岁钱!


  那时候的红包只有几十块钱,但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巨款啊!放在兜里怕掉了,放在其他地方怕偷了。当然,到了第二天妈妈一定会说:你的红包拿来,我先帮你保管着。妈,你说,我小时候那些红包什么时候还我?

  去亲戚家拜年的时候,大人们总会抓一大把零食塞你口袋里,你揣着一大兜的好吃,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还记得,那时最喜欢正月里的亲戚大聚会

  过年的时候家里的亲戚都会回来,姑姑姑父骑着自行车带着好几个孩子,平时不常见的哥哥哥姐姐都能见,结交超级多的新的玩伴,一群孩子跑里跑外,叽叽喳喳的才叫过年!

  小时候,年是爸买回来的肉,是妈给我买的新衣裳,是兜里舍不得花的那几毛钱,是那噼里啪啦金花四渐的一挂小鞭儿。小时候年是期盼… 

 

  长大了,年是超市里的拥挤

  是天南地北的奔波

  是黑夜当做白天的混乱  

  现在的我们,有了更多的压力更多的承担,不过只是身份和角度变了又有什么关系,有家人的陪伴,有灶火的温暖,握着从父母手里接过的责任的接力棒,看着孩子们纯真的笑脸,希望对于他们来说,新年仍是我们儿时记忆中的那般美好,这是一种传承,也是爱与期盼。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

  在这里提前祝所有的小伙伴们

  新年快乐!



2018年02月13日

盘点2017年中国十大道德事件
关注:是否应该教育孩子尽早认识金钱

上一篇

下一篇

过年:什么样的过年,才算是过年?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