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校园暴力,世界各国都在不断探索。澳大利亚根据中小学生的不同年龄实施相应的冲突解决教育,从心理层面引导学生和平、宽容、善良和诚实等,以此改变他们在冲突中的行为方式。

你最近卷入了哪种类型的冲突?还有哪些人卷入这次冲突?冲突发生时你是忽略它,还是立刻做出反应,还是过一会儿才做出反应?其他人是如何反应的?冲突中你是否使用了暴力的语言或行为?冲突结束时有人受伤吗?你们求同存异了吗?你们解决冲突了吗?你们要求别人帮助你们解决冲突了吗?

以上这些问题来自于澳大利亚的一份小学作业。这项任务是冲突解决教育的一部分。

冲突,通常是中小学校园欺凌产生的最初原因或终极导火索。因此,教育中小学生合理解决冲突,可以成为预防校园欺凌的“治本”措施。


结合年龄特征的教育

认识冲突、沟通和感受

澳大利亚根据中小学生的不同年龄实施相应的冲突解决教育,分为5岁至7岁、8岁至10岁、11岁、12岁至15岁四个年龄段。四个年龄段的冲突解决教育内容不完全相同,但核心内容都是认识冲突、沟通和感受、团队建设、冲突解决技巧、同伴调解、协商与和平。

在具体教育中,5岁至7岁的孩子就开始接触决策制定、妥协的内容;更大年龄的孩子则陆续学习关于偏见、人权、同理心和宽容的内容;12岁至15岁年龄段的内容增加了愤怒管理,以及自尊、善良、自律、毅力、诚实、责任、信任等价值观教育。

在教育方式上,相同的冲突解决教育内容也根据学生年龄的增长有所不同。例如认识冲突中,5岁至7岁的学生需要了解冲突可能发生的地方,明白冲突的问题是什么,推测冲突双方的感受,知道双方解决冲突的做法,回顾自己曾经经历的冲突,分析冲突问题是什么等;8岁至10岁的学生需要分析导致冲突的原因,什么使冲突变得更糟以及存在的偏见;11岁的学生还要知道双方是如何卷入冲突的,什么会让冲突升级,根据给定的冲突情境尝试解决冲突并说明理由;12岁至15岁的学生更要系统了解包括与家人、同伴或权威人士的各种冲突类型,分析并尝试解决电影、电视或书籍中的冲突,学习掌握包括约束、同伴压力、嫉妒、偏见、拒绝、服从等方面冲突的常见原因。


按步操作的解决方式

冲突解决、协商、同伴调解

澳大利亚中小学冲突解决教育有三个重点内容,即冲突解决、协商和同伴调解。针对这些重点,澳大利亚冲突解决教育提供给中小学生极具操作性的具体指导。

在冲突解决方面,具体步骤是冲突双方停止并冷静下来;明确问题,用“我⋯⋯”的句式告诉对方发生了什么,以及各自相应的感受;冲突双方进行“头脑风暴”,想出多种解决冲突的方案;选出对双方都公平的解决方案,妥协是这一环节的关键;制订计划,明确一方或双方将如何付诸行动;同意这个计划,握手是表明双方都同意的一个好做法。

在协商阶段,学生要从自身出发,陈述发生了什么,具体感受和想法;懂得倾听别人的陈述,不打断;与对方一起想出对双方都合适的解决方案;选定最好的解决方案;同意接受一个解决方案;握手言和。

如果是同伴调解,具体的步骤是,调解者询问冲突卷入者是否想解决问题;找一个私密的地方进行调解;解释规则——冲突双方都应该倾听彼此的观点、不要打断或喊叫等,总是说真话;要求冲突双方分别说明问题并描述自己对冲突的感受;调解者用自己的语言复述冲突双方所说的话;一起想出解决方案;讨论每一个方案;选择一个解决方案,这一环节可能需要冲突双方做出一些妥协;最后双方通过握手或签署协议表示同意选出的解决方案。


培养友善的价值观

妥协、同理心、和平、宽容

澳大利亚中小学冲突解决教育非常重视训练学生对冲突情景的分析与尝试解决冲突。例如,教师会给5岁至7岁的学生设定一个场景——因弟弟看动画片影响哥哥做作业而引发的冲突,要求学生说出冲突的焦点,设想哥哥和弟弟在冲突中的感受,并指出哥俩应该怎么做;对于8岁至10岁的学生,教师会给他们提供三个女孩在编排舞蹈过程中发生冲突的情景,要求他们说出这些女孩怎么做才能冷静下来,冲突的焦点在哪里,分别扮演冲突卷入者,用“我⋯⋯”的句式陈述相应感受、解决这个冲突的方案有哪些,他们会选择哪种解决方案,他们准备如何执行这个方案等;12岁至15岁的学生除了学习冲突的类型,还要具体分析一些情境,例如一群同学因为一位新同学的穿着而排斥她、威胁要赶走她;姐姐因嫉妒妹妹在体育和学业上的成绩而对她粗鲁地说话、损坏她的物品、打她,妹妹很生气,也以同样的方式还击等。

在训练冲突解决技能时,8岁至10岁学生需要扮演多种冲突情景中的角色,包括因玩具被踩而起冲突的兄弟或姐妹,星期天早上打鼓影响邻居睡觉导致的邻里纠纷双方等;11岁学生扮演的角色是争吵的兄弟或姐妹,因小狗而发生冲突的邻居,争抢购买最后一件打折物品的顾客,尽管意见相左但不得不合作完成壁画的同学等;12岁至15岁的学生则要扮演因没有及时回家而与父母发生冲突的青春期孩子及其父母,因借穿衣服损坏而产生矛盾的朋友,十几岁孩子和父母禁止的朋友来往引发的亲子冲突双方等。

其实,澳大利亚中小学是在冲突解决教育的过程中,注重对学生施行与冲突密切相关的价值引导,培养妥协、同理心、和平和宽容等社会意识。

作者/赵卫菊

来源/青春与健康


2018年07月19日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理论的正确与否

上一篇

下一篇

澳大利亚从源头预防校园欺凌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