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训刚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这时校园响起了预备铃声。

“上课时间快要到了,请同学们迅速回到教室准备上课”。优雅的一曲火柴盒舞曲回荡在热闹非凡的校园里,霎时间躁动的校园恢复往日的宁静。我独自站在走廊前,瞩目青青的校园、湛蓝的天空掠过人字形的雁阵,耳畔悦耳的铃声将我的思绪悄然带回到记忆中的学生时代。

记忆中的铃声是刺耳的,有时简直让人扫兴、厌烦甚至难受的,那是一种铁块撞击出来的声音。读小学时学校的钟其实就是挂在树上的一个大铁块,历经着风雨与时间的敲打,忠实地守护着童年的记忆。记得上课前老师用另一块铁去用力击打,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学校操场上晃晃荡荡地响起来,直入我们玩得兴奋的耳朵里,百般无奈地暂时告别青青的草地。记得负责敲钟的是一位学校请来的看门老人,老人很是负责,总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提前一分钟下课或者延误两分钟上课。慈祥的老人总摸着我们的头说,“呵呵,小鬼们,长大了就懂得了,时间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而严厉的老师总是批评我们踩着铃声磨磨蹭曾地走进教室来。好在我小时候总算还是比较珍惜时间的,现在养成我上班从不迟到的习惯。从小时候起,好像时间的鞭子总在抽打着我们这些陀螺,每时每刻地旋转个不停,只不过现在这鞭子就是上课的铃声罢了。

后来看钟的老人走了,有调皮的小孩常用砖块去敲打出不屈不挠的声音,总能让我们开心一阵子。后来学校换了一口真正的类似于铃铛的大铁钟挂在那里,敲打出来的“铛铛……”的声音真是好听。

读中学时,有了电铃响彻整个校园,不过却失去了金属声音的质地,变得刺人耳膜。偏偏有些老师还丝毫不去理会,提高嗓音与噪音相抗衡,竟然比起铃声更持久。我们在质疑这铃声的意义时,下一节的铃声的响起宣告我们质疑的毫无疑义。好在有了学生时代的经历,自己下课从不拖泥带水的。

其实学生年代记忆最深的除了满满的课程表上的语数外以外,就是那短暂的课间的铃声了。只是当时的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老师总是讲,“还没讲完,铃声就响了”。而我们总是期盼着下课的铃声,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那时没有悦耳的音乐铃声,而是我们一颗稚嫩的心对于罗大佑歌声里的童年的期盼。“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游戏的童年。”

学生时代与上课的铃声从不爽约的我,却有一次难以忘怀的憾事。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下晚自习后我沉沉地在寝室里睡去。不知过了多久被一阵惊慌的声音弄醒。“火终于扑灭了。”室友溢于言表的兴奋却让我的脸上写满困惑。后来才知道,那晚风干物燥,食堂的储藏间着火了,值班的老师敲起铃声,大部分同学都英勇地参与了此次扑火行动。而我却在酣睡之中,竟然没能听到这次半夜的铃声。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一节课下来,听到这句安慰,我的心也满是感动。

现在家住校园旁边,整日里与铃声相伴,晨钟暮鼓的日子如学校门前的沙河里的流水一般淌过。清晨去学校晨读的路上,头顶有着鸟儿的声音婉转成趣,夜里头戴着熠熠生辉的星星,身披着温馨宁静的月光,下晚自习回家,也是自有一番情趣。无论铃声如何变迁,在这晨钟暮鼓般的岁月里厮守着自己最初的梦想,心境亦永远年轻,就像校园里笔直苍翠的松柏一样长青。

2016年11月04日

感受黑夜
窗外飘过蓝衬衣

上一篇

下一篇

一生相伴的铃声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